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 制服诱惑  »   古典车震


古典车震



细细的雪痕依旧挂在松枝梢头,通向山庄的山道上,两辆马车疲惫的行驶着。

后车内,一位美艳贵妇,轻轻安抚着一个柳眉艳质的娇弱女孩,关切备至。

女孩红肿着双眼,躺在贵妇的肩头。

微微涂着唇彩的嘴唇,微微喘息着,嘴角还挂着一丝浅浅的白痕。

前车,一个跟女孩有几分相似,却要比女孩年龄大上几分的另一女子,双手双腿匍匐在地,摆出一个令人十分羞耻的母狗交配的姿势。

女子咬住唇,上下两排白净的小牙,眼看就要咬破那红得见紫的樱唇。

在女子身后,一个光着身子的男子,手中拿着一个小瓷瓶,正在往中指上涂抹着一种晶莹剔透的膏药。

"你又抹那下三滥的东西!!!"

女子歪下脸庞,想要抗拒。

但是,男人根本不给他机会,一只手锢住女子挺翘的臀,狠命的压开了她的双腿,将她的蜜穴暴露在马车窗户的阳光之下。

男子将手指毫不留情地深深捅进男子的柔软粉红之中,肆意搅动几下。

然后,她放开了女子,斜着身靠到了马车窗边的沿边上。

男子就这样坐着,一只手搭在膝盖上,优哉游哉的看着女子那渐渐从粉红变深的蜜穴。

用女子那薄如蝉翼的纱衣很随意地擦拭着手指上余药,以及在女子蜜穴之中沾染上的亮晶液体,
完全不顾及这纱衣的价值,已经完全超越了路道上的这两辆马车。

动作优雅缓慢,表情浅笑飘然。

男子并不着急,仿佛只是在看着一出好戏。

只不过,男子脸上渐渐变得邪恶的笑,以及马车褥塌中的慢慢陷入煎熬的女人,让这出好戏,变得淫靡了许多。

女子从最开始的咬紧牙关,到后来厮磨嘴唇。

随着腿间空空如也,凉意嗖嗖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

女人开始低低垂泣,剧烈的抗拒随机演化化成无声的忍耐。

没过多久,凉意开始变淡,开始灼烧,而后炙。

热水煮美鲍的花苞中,开始变得敏感。

开始被药物所刺激,花穴肉壁上像是贴满了蚂蚁,啃噬撕咬,奇痒骚人。

如同毒瘾发作,每一处的痒瘾,每多一秒,就会引发不间断的洪水灾涝。

仅仅几个呼吸时间,女人已经整个身体紧紧贴在马车的软塌之上,蜜穴水流如注,打湿了白花花的大腿。

"救……救救我……"

女子显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,双腿恨不得完全交融在一起,不停地纠缠,互相绞着。

而她的整个人,也在马车之中来回翻滚,连带高耸的豪乳也不甘寂寞的晃动了起来。

胸脯两团白肉一束束的晃荡,雪白的玉体加高耸的美乳,直晃得男人双眼发亮,大嘴也由不得的流下了干渴的口水来。

"要我怎么救你?"

男人强忍住要将女人撕碎的冲动,伸手抓住女人修长雪白的美腿。

感受到男人的大手,女人再也顾不得什么,挣扎着蹭向车窗便,那整辆马车里唯一的,环肆着男性气息的壮硕身躯。

"滋味如何?"

男人依旧不急,闲逸的伸手在女人身上一点一点地揉捏摸索着。

随后,他一把拉过颤抖着的女人,撑开她的双腿,
像是在检查货色一样,用手指跳动的水穴中的一点一点的撩拨,拨弄出噗呲噗呲的诱人人声响。

"啊……主人……我……我不行了……求求……求求主人……给……给我……"

女人害羞地低头嘤咛着。

男子看到女人有些害羞,再上听到女人那如泉韵般悦耳的咛声,内心一阵开心。

"可是,刚刚你妹妹已经用嘴巴给我消火了,现在我不想来,就像看你的丑态,你说怎么办呢?"

男人的手在女人已经堪比洪水的穴口来回磨蹭,为了达到调戏她的目的,
修长的指头还在穴径中坏坏的左戳戳,右杵杵,伸进去却不深。

"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"

前一刻,女人还保留着最后的一丝羞辱。

後一秒,在男人手指的刺激下,女人差一点冲进了云端,但是始终都差那么一点。

"嗯……主人……我……我要给你玩……要给你变着法子的玩……只要主人愿意……婴宁……婴宁什么都……啊……"

女人再也忍不住,想要一下子坐到男人的手掌之中。

然而,男人早就预料到,提前将手指抽了出来。

"可是,我现在又不想玩你了!"

男人哼了一声,岔开双腿,将整个后背靠在马车的墙上,露出裤裆里面,那硕大的巨蟒。

女人娇柔似羞的看了一下男人的裤裆,再也没有任何犹豫。

褪下男子的裤子,就张开小嘴把竖在嘴前的,堪比婴儿手臂粗细的大巨蟒含入嘴里。

但是,大巨蟒太过雄伟,再加上女人过于急躁。

虽然女人的小嘴只是含到指天的大蘑菇头,将乌黑发亮的冠头含入了她的口腔之中。

从外面看,却能很清楚地看到女人的小嘴已经高高鼓起一大块。

被大蟒头顶起了一个小嘴腮,男子微微用力,长长的巨蟒直直挺挺地顶在她的嘴巴上。

这种姿势,着实的让女人不好受。

可是,女人想吐,又吐不出来,只能让自己的小软舌在嘴巴里来回的挪动,以此来缓解身下极度的饥渴感!

"哼!贱货!"

男子甩出一脸不屑,用力大手捧住女人的后脑勺,开始使劲的挺动。

"跟你那个不要脸的表姐一个德行,就知道装清纯。"

男人的巨蟒在女人的小嘴里直直挺进又直直的抽出来,就好像那不是女人的小嘴一般,而是在拿小嘴当来蜜穴来用。

"今天先给你一点好处,等明天到了苏家大宅,我在讲你表姐,我那个高傲的未婚妻一起抓来,跟你们一起享用。"

男人越说越兴奋,大巨蟒虽然不能被女人完全含住,女人也被折磨的小嘴变了形。

但是,女人不但没有因此抗拒,反倒随着男人巨蟒的动作,一边吞吐,一边呻吟。

而蜜穴下面,早已经春水蜜汁泛滥成灾了。

马车的软塌上,已经流了一淌水。

大量的春水蜜汁还没来得及消退,又有一股新浪水涌出,不断循环,让女人的蜜穴开始,整个美腿上,全是淫乱的水渍。

那些春水蜜汁把女人蜜穴缝隙上稀少的褐色芳草打得湿湿的,细少的芳草全贴在美女的白肉上,一团一束的,搅和这淫水,绘成一副诱人的图画!